第一百六十三章 侮辱尸体罪_神探:睁开双眼,我被铐在审讯室
笔书小说网 > 神探:睁开双眼,我被铐在审讯室 > 第一百六十三章 侮辱尸体罪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一百六十三章 侮辱尸体罪

  “他在家里没喝酒。”

  听到这个结果,陈益和刘所长相互对视了一眼,后者开口:“和朋友喝酒的时候出事的吧?我叫人打听一下王福江的朋友?”

  派出所虽然没有刑事案件的立案权,但协助刑侦支队调查还是没问题的。

  陈益也觉得这里毕竟是对方的辖区,问起来比较方便,于是点头道:“行,那辛苦刘所了。”

  刘所长:“都是自己人客气什么。”

  完,他扭头喊道:“那个谁!过来过来!”

  两名民警听到,赶紧跑着赶了过来。

  “陈副支,刘所。”

  刘所长:“李啊,死者叫王福江,你带人去打听一下,看看他昨晚上离开家后,去找谁喝的酒。”

  李立正:“是!刘所!”

  眼见陈益掐灭了手中的香烟,刘所长掏出烟盒,又递了一根过去。

  陈益见状连忙婉拒:“不来了不来了,我烟瘾没那么大。”

  “刘所,你也得少抽点啊。”

  刘所长笑呵呵道:“几十年了,习惯了。”

  随即,他收敛笑容看向法医工作的位置,道:“很长时间没有遇到过死因不明的尸体了,希望不是命案吧。”

  死人很正常,但杀人可就不正常了。

  他常年工作在偏远的乡镇里,实话鸡毛蒜皮的事情很多,有些镇民和村民闲着没事就喜欢报警,连偶尔吵个架都能闹到派出所。

  但重大刑案就很少了,很长时间也碰不到一次,更别是命案。

  陈益没有话。

  是不是命案,还要看法医的尸检结果以及后续的调查结果。

  很快,初步尸检已经结束,暂时没有什么新的发现,需要送回局里进行解剖,重点检查血液药物残留和胃溶物。

  家属情绪有些崩溃,嚷嚷着要一起去。

  情理之中,正好到了市局可以在确认书上签字,若是拒绝解剖的话,那就只能老刑警上,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了。

  有些家属想法比较传统,讲究尸体完完整整入土为安,接受不了开膛破肚。

  这很正常。

  当刑事勘察车离开之后,围观的人也渐渐散去,但还有相当一部分人驻足停留,议论纷纷。

  这种事情,可能一辈子也遇不到一次。

  陈益等人没有回市局,而是跟随刘所长去了派出所,此时江晓欣正在利用所里的电脑系统排查监控。

  抛尸现场虽然是在荒郊野外,但从三轮车行驶的方向看,是要从乡镇主路拐进去的。

  除非,在中途刻意改变方向,在村里进行了绕路。

  那就要看抛尸者有没有那么聪明了。

  等待尸检和走访结果的过程中,陈益几人坐在了江晓欣身后,看着电脑屏幕上的监控画面。

  一共三个路口,两个路口,一个大十字路口。

  画面快进。

  十点。

  十点十分。

  十点半。

  十一点。

  十二点。

  当时间来到十二点五分的时候,一辆三轮车出现在了监控画面内,江晓欣立即正常速度播放。

  可以很清楚的看到,三轮车后斗内,躺着一个人。

  更明显的特征就看不太清了。

  三轮车刚刚进入监控,很快拐进了一条路,那正是通往抛尸现场的路。

  不出意外的话,这就是抛尸的那个家伙。

  “放大。”陈益开口。

  江晓欣后退暂停画面,将车主脸部信息放大,可惜清晰度比较低,只能看到一个大概的轮廓,是一名五十岁左右的男子。

  陈益盯着该男子看了一会,转头道:“刘所,麻烦把截图发给走访人员,有一个筛查依据。”

  刘所长:“好。”

  陈益:“江姐,顺着三轮车来的方向往前查,看看能不能找到出发地点。”

  江晓欣点头:“明白。”

  时间来到下午三点,方书瑜打来电话,应该是全面尸检有了结果。

  陈益接通按下免提,放在了桌子上,让所有人都能听到。

  “喂?书瑜。”

  方书瑜:“陈益,结果出来了,死因是双硫仑样反应。”

  “双硫仑样反应?”

  陈益有些意外。

  双硫仑样反应,通俗来讲就是药后再饮酒,导致出现软弱、眩晕、嗜睡、幻觉、头痛、恶心、呕吐、血压下降,甚至休咳不良反应。

  日常生活中比较常见的,就是头孢类药物了。

  吃了头孢不能饮酒,这是大部分人都知道的常识。

  严重者,还会有呼吸困难、心电图改变,直至危及生命。

  “是头孢吗?”陈益询问。

  方书瑜:“是。”

  “死者生前吃过头孢类药物,且在很短的时间内喝了大量的酒,外加肝脏胃部基础疾病,这才导致死亡。”

  陈益看向秦飞。

  秦飞连忙道:“死者家属……没提这件事。”

  听到秦飞的声音,方书瑜开口:“我出去问死者家属了,死者在昨晚吃过饭后,确实用了头孢药物,因为死者前段时间因感冒引发了细菌性肺炎。”

  陈益:“这是最终的结果是吗?”

  方书瑜:“是的,没有任何外伤,没有任何中毒迹象。”

  陈益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  电话挂断。

  刘所长递过来一根香烟,道:“这么快就有了结果,你们法医很专业啊。”

  “如茨话,就是意外?”

  陈益接过香烟,点头道:“大概率是意外。”

  “这个王福江,不知道头孢不能配酒喝的吗?”

  刘所长叹了口气,道:“类似的事情我见过很多,医嘱几内不能抽烟不能喝酒,但他们还是照干不误。”

  “干了,也没见出什么事,所以就越来越不在乎了。”

  陈益点燃香烟,道:“这种情况确实很普遍。”

  话间,刘所长的手机也响了起来。

  “喂?”

  他接通。

  “找到了?行,把人看住!不要多话!我们马上到。”

  他可不敢让手下贸然去审问,万一还有第二种可能呢?

  知道死者吃了头孢,故意灌酒,企图谋杀?

  谁也不敢保证。

  挂掉电话后,刘所长看向陈益:“陈副支,人找到了,三轮车也找到了,就是镇附近开杂货铺的,和死者是朋友。”

  陈益起身:“走。”

  几人开车来到了杂货铺,已经有穿警服的民警在门口守着,路过的人看到这架势,也不敢进去买东西。

  陈益下车走了进去,看到一名男子正紧张的坐在那里,不停的抽着香烟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ishu9.com。笔书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bishu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